今天依然是一条咸味的上吊绳

serkan kaya是我男朋友;
欧美坑底到处乱爬;
咖喱骨科大夫;
沉迷过气乐队;
晋江写手。

旋风小子.1994.朱延平

1.怀旧系列。下的粤语片源不带字幕,发现居然差不离听得懂,感谢听力老师阿Sam同埋阿Lam~
2.校园恶霸+校花+屌丝逆袭(+痴情女配)的配置真的能养活三分之一的香港喜剧。
3.张震岳我们真的回不去了hhhhh
4.片头致敬《西北偏北》的镜头是最大嗨点~
5.原来张云雷唱哭自己的《心云》是这片里的插曲,真的是同龄人了^ω^
6.我的小龙宝宝!最可爱的小龙宝宝!那小胳膊小腿小手手,想揉想捏想亲亲(^з^)不过我好像只看过他的师傅仔和展昭两个角色……

orz我现在有一种错觉:文艺理论界一半的大佬都是福楼拜的粉丝……

天津闲人.郑大圣.2012

观感很奇特的一部电影:电影形式+话剧剧情+电视摄影,很有些实验电影的气质。对原作的改动应该算是比较大的,但个人比较欣赏电影,据说郑导设计了许多个结局,但最后采用了这版,可以说太出彩了!从苏二爷拍下船票开始剧情简直一路高飙,然后落在秋娘无果的赴约上。

几个比较喜欢的点:
1.天津演员,天津对白,天津故事
2.短而密的双线剧情
3.单口相声串场,从戏中戏到戏外戏
4.苏二爷过桥的剧情让人想起《苏州桥》
5.船票剧情是指涉《花样年华》?
6.这个年代背景设定,一出现京剧镜头我就想起刘汉臣……
7.四六爷与镜头对话
8.结尾处苏二爷与哑巴乞丐、与四六爷的两处对话
9.导演在采访中说特意采用了话剧形式,我也觉得这部电影(不是说林希原作)很适合改编成舞台剧,另外,假如有可能的话,让阎鹤祥改成评书说一说,可能比那等着C位出殡的刘汉臣还有意思……

――你这是吊死鬼开窑子……
――怎么说?
――死不要脸啊!

――我说的都是真的,你们怎么不信呐?
――我说的都是假的,你们为什么信呐?

不知道是彩蛋还是我想多了,《三块广告牌》里山萌萌把广告牌小哥扔下楼去的时候,插曲刚好唱到“海妖塞壬”。然后这小哥在《X战警:初恋》里扮演的就是X战警1.0里的变种人海妖……

PS:其实电影里女主的儿子罗比长得也很像夏家大哥“浩劫”吖……

补充:非常典型的麦克唐纳式黑色暴力悲喜剧,但比预想中温和,老麦早年创作的《丽南山的美人》等真的锋利很多。当然“失控家庭”的元素还是一如既往啊~看到一心为女儿报仇的母亲和女儿互骂“贱人”的一幕我真的笑出声~

老麦这几部银幕电影我都挺喜欢的,但还是很痛心他既没有把早期作品改编影像化的打算,也没有回头继续创作话剧的意思。

虽然,直面戏剧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酷不列颠的年代也已经过去了。

……嘴皮子得利索!

“克洛维斯的托尔皮亚克战役和拿破仑的奥斯特利茨战役,就像两滴血似的一模一样。”
重看穆尚咖啡厅里大R那段长篇大论的醉话,忽然觉得ER二人的根本矛盾在于:大R推崇“勿以暴力抗恶”(当然他不是一个托尔斯泰主义者!),对革命这一导致流血牺牲的尖锐的阶级斗争方式也是持怀疑态度的。但暧昧之处在于,这种怀疑不是对GM者的,而是针对暴力本身的,所以他信仰安灼拉的光与热,却因为预判中的消极前景而很难产生同样激情,直到情节发展到极端――tomorrow never came的时候,他才能够放下颅内争锋,请求与安灼拉一起死亡。

所以罗曼罗兰确实是雨果粉和托尔斯泰粉了,他在19世纪30年代写的那一系列法革剧(尤其是《罗伯斯庇尔》)是西欧文学中最早的反思战争、GM中暴力性质的作品。

以及:话说我手头的两套《悲惨世界》居然都是李玉民译本,他看着“格朗太尔”这种鬼译名不觉得别扭吗orz

【个人观点不负责任】

8.5/10
幽灵,一个名叫堂吉诃德的幽灵在文学的疆域内游荡。

7.5/10
我对大卫·米切尔的持久怨念在于:我很难喜欢他完整的一部书,同时对某些章节爱不释手……